Motivating You to Succeed

Home 教育相关栏目

教育相关栏目

–Boost your financial IQ and get the attention of admissions committees– GPA is still the King Your GPA is a good indicator for undergraduate business schools to determine whether or not you can handle the challenging curriculum the school offers. Most...
導讀------從事教育行業二十八年,我見過形形色色的學生。每個學生都有自己獨特的閃光點,很聰明也都很優秀。 而近年來,在我和家長和學生的交流中,我發現一個普遍問題。幾年來學生越來越聰明,對新鮮事物和新的知識掌握非常快。可是其中不乏學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難以堅持。最近我讀到關於堅毅Grit的教育理念,與各位家長共勉。 Grit一詞在古英語中原義是沙礫,即在沙堆裡堅硬耐磨的顆粒。Grit是對長期目標的持續機場和持久耐力,是不忘初衷,專注投入,堅持不懈,是一種包含了自我激勵,自我約束和自我調節的性格特徵。如果你看見一個孩子能夠持久投入的一直去做一件事情,這就是Grit。向着長期目標,堅持自己的熱情,即使歷經失敗仍然能夠堅持不懈地努力下去,這種品質就叫堅毅。 Angela Lee Duckworth在辭去高薪的企業管理諮詢工作後,到紐約一所公立學校教七年級學生數學。她很快就意識到IQ並不是將成功的學生和那些掙扎過但失敗的學生區分開來的唯一標準。在以下的這個TED談話裡,她解釋了自己的理論——成功的先兆是堅毅(Grit)。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14bBuluwB8 從2005年開始,Angela Lee Duckworth一直致力於研究性格對成功起到的作用。她對數千名高中生進行調研,並跟隨西點軍校,全國拼字比賽冠軍,一流大學進行觀察和分析。他發現:無論在何種情況下,比起智力,學習成績或者長相,堅毅是最為可靠的預示成功的標準。
淺談當東方遇上西方 – 管教子女方式大不同1300 升學直通車 南加州學院創辦人 郭主任主講 2011/1/18中西合璧之虎媽嚴峻戰歌 vs. 世界首富之成功品格養成最近在媒體、在華人界、在美國、英國、香港、中國等都引起熱烈討論的虎媽戰歌,不禁令許多家長重新思考東西方教育價值觀,與教育方式的議題。根據虎媽(蔡美兒)表示,「虎媽的戰歌」出發點並不是指導父母們養兒育女之道,而是在她的二女兒蔡思珊(LuLu)出現嚴重叛逆情緒、導致家庭危機時回顧18年為人母的經驗,用兩個月的時間揮書寫的回憶錄。東方家庭教育的嚴峻此書爭議之處之一,就是虎媽提及的三大育兒原則,也是中國父母得以「成功」的三大特質:一、不理會孩子的自尊心;二、認定孩子必須孝順父母;三、堅信小孩子不懂事,需要父母指引。 另外,蔡美兒就不准兩個女兒外宿、和朋友出去玩、看電視或玩電動遊戲、不可以自己選擇課外活動、也不允許孩子有任何功課拿不到A、儘管學習樂器,也不可以學習鋼琴或小提琴以外的樂器等等。 看著這三項上述嚴峻教育特質,以及附帶的許多『不可以家規』,可能類似的出現在許多華裔家庭當中,的確,在某些程度上也成功培育出許多優秀小孩,並能夠以高人一等成績加上多才多藝個人特色進入名校。這樣的中國媽媽教育理論,看在白人或是其他種族,甚至現代華人家庭眼裡,毀譽參半。蔡美兒也寫道:「中國父母要求孩子拿滿分,因為他們相信孩子有能力做到。」所謂的平庸或失敗並不存在,除非孩子是故意的。 嚴師出高徒的道理,在華人的家庭教育裡,顯得理所當然。並且,要求中國家庭的孩子遵循孝順的道理是種族天性,在白人以及非中國裔的家庭觀念裡,孝順的美德一樣是,是被讚揚的。至於『堅信小孩子不懂事,需要父母指引』或許在某些年紀的孩子的成長過程裡,是適用的。比如專家研究指出,孩子在九歲左右,就發展出可以分辨大人言行舉止的能力,也就是說,孩子會開始觀察與思考大人的身教言教是不是如出一轍。若將此種說法與虎媽的想法結合,那麼孩子在九歲之前的確需要父母的牽引去培育生活上許多價值觀的形成,而在九歲之後是否仍適用『堅信小孩子不懂事,需要父母指引』,則值得另外一個層面的思考與討論。而美國企業也發現,透過招募公司人才,當挖掘到來自最好的大學的亞洲孩子之時,發現他們真的很會讀書做研究,可是要他們從事團隊計畫卻有問題。「他們只會讀書,缺少當眾做報告、談判和人際關係技巧。」是普遍聽見的微辭 教育當然很重要,可是也不能忽略完整的人性發展。許多人認為這正是中國式教養的缺點。被遺忘的卡爾威特的教育南加州學院郭主任建議,其實討論東西方家庭教育迥異之處時,並沒有標準答案。虎媽的嚴峻教條放在過去20年前的東方家庭教育理念裡,也許並不具爭議。但是在今天西方教育人權抬頭的意識裡,就顯得不夠人道。這樣的狀況有點類似過去也同樣引起大眾討論的,『卡爾威特的教育』。此書寫於大約二百年前的德國。卡爾威特是牧師,也是位教育家,他提倡「早期教育」,即是教育應由零歲開始。他認為零至四歲是人吸收知識和形成概念的最佳時間,在這段時間對小孩子加以適當的啟發和引導,比長大後才灌輸死硬的知識來得有效。威特先生把教導兒子的心得全記錄在書裡,令這部書成為一本理論與經驗並重的著作。卡爾先生的「實驗」雖然成功,生來有點蠢鈍兒子後來亦被公認為神童,然而他卓越的理論卻不被當時教育界接納。這部「卡爾威特的教育」一直被遺棄在哈佛大學的圖書館中。之所以引起軒然大波的討論的虎媽戰歌,也因為今天中國的經濟崛起以及對教育急起直追並在學術表現的進展,這樣東西對照,讓西方國家開始以另一層面檢視東方母親的教條。華爾街日報的網站上得到許多家長對此問題的回應,並且發現該網站的讀者投票結果顯示,60.7%的人認同東方家庭嚴厲的教育方式,有39.3%的讀者傾向寬容的西方方式。何謂西方的寬容方式,在這裡我們可以參考兩個成功代表,全球首富比爾蓋茲,以及股神巴菲特對家庭教育的看法。如何教出比爾蓋茲? 成功的關鍵,是在人格的養成蓋茲進入哈佛大學就讀前,父子倆曾發生嚴重的爭執,身為律師的老蓋茲希望兒子能夠繼承衣缽,選讀法律系,但比爾‧蓋茲卻對數學、電腦情有獨鍾。他告訴爸爸,「法津系的確很有前途,可惜它不適合我,沒有興趣的科目,讀起來一定很痛苦,爸爸一定不忍心讓我過著痛苦的大學生活吧!」明理的老蓋茲最後尊重了比爾。蓋茲從小便被教導要珍惜每一分錢,花費在刀口上。因此他與妻子瑪琳達即使十分疼愛自己的孩子,也不隨便把錢交給孩子揮霍在不必要的需求上。他們寧願將這些錢捐給最需要它們的人,比爾‧蓋茲認為︰「再富也不能富孩子。」在鈔票中長大的孩子,他們的養尊處優將會讓他們一事無成。為什麼老蓋茲能教出這麼出類拔萃的孩子?因為他營造的家庭氣氛、他信奉的人生哲學、他待人處事的方式,這一點一滴的身教成為最有滲透力的教養!聰明的父母要帶給孩子的不是成功的途徑,而是成功的品格;聰明的父母要告訴孩子的不是「應該要做什麼」,而是給他更多的機會去發現「自己想要做什麼」。如何能教育出成功的孩子,老比爾說就在人格的養成其實就是父母的身教。書中提到老比爾的人生經驗,一位仗義直言律師,要幫助弱勢,讓社會更好。所以他的孩子長大有成就,都懂得要回饋社會,幫助更多人。老比爾也提及下列養育孩子品個優良的方法:(1) 給孩子一個觀念我們是命運共同體,我們需要彼此。要成就生命中真正有意義的事都需要努力工作,老比爾八十歲還在努力工作。他鼓勵大家每個人都有責任和義務,把你所相信的事情大聲說出來。有時要把自己的意見放一邊,從對方的觀點來看事情。(2)永遠不要害怕更大的期待。無條件的愛與支持,讓孩子成為老比爾一生的驕傲,要努力把握機會 創造出期待看到的改變。要對生命環抱熱情,像發光的圓球一樣照亮很多人的生命。(3) 給你的孩子根和翅膀。要把正確價值觀種到孩子的身上,待時機成熟,放他們自由飛翔。不管職業貴賤,我們都是人,而沒有人是完美的。如果你有無窮的熱情和一些好想法,你就可以改變世界,使生活變的更美好。世界是我們的,與人為善,就是與自己為善,我們所送出的禮物,有一天會回到我們的世界。(4)不論你要做什麼,永遠不要貶低你的孩子。父母也可以從孩子身上學習,充滿好奇心的孩子打從一開始,就需要自由,好回應生命的需求。而童年的好奇心可以維持一生之久,如比爾蓋茲的生活方式,一但你產生疑惑,而答案就在某處,你所要做的就是把答案找出來。(5) 珍惜與孩子與家族朋友大家在一起的時光。其實比爾家每年夏天會有一個契利歐夏天,幾個家庭一起聚會競賽,表演,遊戲。這樣無非是給孩子一個穩定感和豐富的回憶。像這樣的家庭傳統給孩子一個延續的感覺,在充滿改變的世界找到一個永久的磐石。當我們在做好事時,預期之外的好運會降臨到我們的頭上。6)要成功,你一定要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共同打拼。在我們的生活中,被人看到,被人認識,被人鼓勵是多麼重要。多出席和動和參與所能獲得的最好收穫,就是你會遇見最讓你驚奇的人。(7)好公民是永遠找事情做的人。遇到困難不要轉身逃走,反而要學習擁抱這些問題,我們就可以而且一定會克服他們。以上都是老比爾以身作則,為人處世的體會。而一步一步的傳承給了今天的比爾蓋茲。比爾蓋茲當初藉由一本科學雜誌的介紹,因而窺見時勢潮流的變化。他觀察到個人電腦的興起,所以下了明確的結論:電腦將成為普遍大眾所擁有,未來的趨勢將由大電腦走向小電腦,大客戶也會由眾多的小客戶取代,終有一天,產品主流亦會從硬體設備轉向軟體工業。果真資訊潮流一如他所預測。就像比爾蓋茲所強調的:「我的成功,來自於眼光正確。」憑著對趨勢的掌握,他才敢毅然自哈佛休學,縱身擁抱未來。也因著家教言教身教給他的信心與正確的判斷,他才沒也偏離途徑的在輟學創業的路上迷失或後悔。比爾對工作非常癡狂,每週工作時數是六十五小時,但是他不斷的花大量的間充實自己,比爾除了工作之外便是看書。他曾說「我生命中唯一能讓我全力投入的事情是工作,在三十歲以前如此,恐怕四十歲以後也是如此!」。他自稱是一位「為理想與目標而終身不悔的人」。比爾蓋茲的故事當然不是鼓勵休學,更非主張學歷無用論(連比爾蓋茲都否認這一點)。他倒是讓我們明白掌握趨勢的重要。擁抱未來,才能獲致偉大成功;罔視時勢,必然沒頂於潮流之中。而家庭教育給他的支持,更是他今天成為全球首富的推手。做你自己,股神巴菲特送給兒子的人生禮物巴菲特投資股票,但他教兒子投資人生。股神的兒子不是非得當股神,只要跟著自己的天賦走,就能超越自己、超越巴菲特。出生時嘴裡含著金湯匙, 長大後很容易就會變成插在背上的金匕首。 如果只想躺著吃喝一輩子, 就將錯過發掘自己人生的大好機會。而人一生最大的財富,就是能做自己。的確,如果跟著父親走入華爾街,頂著「巴菲特」的光環,絕對可以少奮鬥三十年。但老巴菲特讓彼得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讓他有機會去發揮自己的天賦,於是彼得選擇了截然不同的音樂之路,而這才是他人生真正的熱情所在。他從小錄音室開始打拚、從無償的工作開始接案,能譜出動人的樂曲不是靠他「姓」什麼,而是憑實力;不是看他的父親有多少資產,而是憑他不間斷的學習和努力。 能有個股神老爸,彼得的確不是普通的幸運,因為從父親身上,他看到了什麼是認真和自律、如何勇於面對挑戰,並且盡情徜徉自己所選擇的人生。 股神爸爸教的12件禮物(1) 假如希望自己的人生儘可能多采多姿,就應該試著什麼都去學,不只要學用來賺錢的專業本領,還要學專業以外的無數其他知識。 (2)不要把優勢當成擋箭牌,藉此逃避辛勤工作和個人挑戰,而是要用它來完成更多的作為。 (3)重點不是你的人生從哪裡開始,而是你後來到達了哪裡。 (4)有很多時候,在迷宮般的抉擇中遊蕩並不是因為迷路了,那反而是找到正途前的必經之路。 (5)如果是自己的志向,我們就會渴望在那個領域脫穎而出。這種渴望能鞭策我們,激發出我們最大的潛能,帶領我們完成自己引以為傲的成就。 (6)停下來審視自己的內心絕對不會是浪費時間,反而是對時間的投資,更是人生最值得的一種投資。 (7) 假如我們希望忠於自我、實踐志向,同時又能買得起麵包,就必須想一想什麼是我們真正喜歡做,而這個世界也願意為此付錢給我們的事。 (8)每一次錯誤都是一次學習的機會,都是這一路曲折人生上的記號,標記著我們曾經去過哪裡、現在站在哪裡,和未來打算去哪裡。 (9)當願望未能實現時,我們只好更仔細思考什麼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什麼才會讓自己真正快樂。 (10)我們的能力、熱情、努力和堅持以奧妙的方式結合後,成功就是成果。真正的成功是我們私下獲得的一種東西,它的價值也只有我們自己能斷定。 (11)假如父母熱愛自己的工作並樂在其中,孩子便會看到工作本身的價值,也會比較傾向於去尋找和發掘自己熱愛的是什麼。(12)我們自己設立目標,我們自己定義成功。我們無法選擇人生要從哪裡開始,但我們可以選擇自己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管教子女,因人而異,因時因地東方與西方都有各自巧妙與值得學習的家庭教育觀點。看似東方的理論主義與西方的實踐主義著實岔開了這兩種脈絡的路徑。但當試著去定義成功的本質,東方在於教養的過程,是父母給與的許多管束與價值觀。西方在於讓孩子自己去思考摸索並且擁抱世界。兩種路線都是邁向成功的方法,但是,基礎教育的培訓與家庭關係的協調,是兩重迥然不同東西方教育模式中的類似處。虎媽之所以能夠以看似很專制的方式成功教育他的兩個女兒,並且也得到女兒的認同,是因為他有確信給予孩子完滿得充足的愛。他可以找出自己的孩子的優質,在寬嚴之間幫助孩子開發值得被挖掘的優勢。虎媽也因為自己本身出身於很嚴謹很好的學術家庭背景,所以他有資源有想法的去鍛鍊他的小孩。世界上很多奧運金牌得主,也是從小經歷很多痛苦的艱辛的訓練,才得以在一次一次的挫折背後,學會品格與技術的淬鍊。東方與西方的教養哲學大不同,但是雷同之處都是在適當的孩子成長階段給予自律規範的訓練,當孩子可以自己飛翔的時候,就不必懼怕。雖然東方孩子感受到的家庭教育,特別是在課業學習上,比西方家庭來的有壓力。但是西方家庭不是沒有讓孩子覺得沈重疲累。研究也指出,有很高的自殺率出現在美國15-24歲之間的孩子身上,是源自於念書的辛苦壓力。因此,注意孩子在競爭激烈的念書環境與過程背後的情緒管理,是東方與西方家庭都要一起修煉的現今課題。
【大紀元記者馬青洛杉磯報導】許多家長不明白美國高等教育如何挑選優質學生,ACI南加州學院郭培鈞院長從事升學輔導教育二十七年,該院成功幫助四萬名以上學生進入理想大學,推廣正能量教育,本刊專訪郭培鈞院長,以期為更多家長學生們得到啓發和幫助。 教育最重要的是培養人的素質 郭培鈞院長指出教育孩子的三個場所:家庭、學校、社會。家庭教育更強調人格教育、道德教育。學校注重知識教育、技術教育;社會教育是人際關係、EQ互動的教育。這三個教育是同時作用的。  「教育最重要的是培養人的素質。知識、技術、傳承、薪水都是教育的功能,其實最重要的根源是以人為本,看重一個人的素質是非常重要的。因為人的素質高,所有的問題都會解決。社會上很多人受過高等教育,可是他的素質並不好,他用他的技術、知識去謀取私利,去做象地溝油、黑心奶粉、豆腐渣工程、盜竊、駭客等危害社會的事。人類技術發展的太快,可是道德一直沒有跟上來。」 「所以說,人的素質在教育中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很多學校強調把學生送入了大學,拿到了獎學金,可是這個人他的素質不高,他大學畢業後抵不住金錢誘惑,沒有良知道德的依靠,變成有知識沒道德的人。人的素質就是以道德來衡量。我們常常講,德智並兼,潛能無限是教育的根本。」 「很多人講厚德載物。物是指財富、收穫;厚德的意思就是積德的意思。很多人搞不清楚這個德是什麼。其實 德就是一個人的素質。一個人的氣質好,風度好,談吐佳,都是人的素質。從教育上看,你跟什麼人學習,你很容易就變成那個狀態。如果一個人講話的口氣、口吻 很俗,很市儈,很功利,很計較,心胸很狹窄,那他就教不出一個有素質的學生。所以講,只有正能量的環境,才能夠培養正能量的學生。」 好的領導才能  可以發揮他人的潛力和優點 郭培鈞院長時常介紹ACI學院推崇正能量教育。正能量教育是指把人的正面思維與行為提升出來。正能量做法會誇獎別人,安慰別人:「很好」;「我喜歡你講話的方式」;「你做的不錯」;「你提出的看法我們也在認同」。這裡面交流的都是一個正能量的信息。 郭培鈞說:「我們講正能量和領導才能是結合在一起的。領導才能是說你只能給出自己所能擁有的東西,包括人的素質就是一個很重要的部分。首先你必須加強自己,從知識到溝通,還有寬廣的心,要有包容力。什麼叫領導才能?就是你和別人在一起的時候,可以幫他的潛力、優點發揮出來。很多人把領導才能當成了領導,會管人,那叫統治者,叫做發號施令的人,而被管的人不能從這個所謂領導者身上學到東西。而真正好的領導者,是可以看到發現他人身上的資質、才華、特點,告訴他「你行」、「你做得很好」、「我喜歡」、「你太有潛力了」。他會讓對方感到得到了賞識,會更有信心。因此這個人就可以進步。就像淘金的故事一樣,這個金子在沙裡,在土裡,我們怎麼把它掏出來。這就是正能量教育。」 培養孩子的自信和表達能力 據郭院長介紹,培養孩子的正能量,還有一個方式,就是培養他的自信心和他的表達能力。「你要真的教學生有正能量,看他對一件事有沒有看法? 有。那能不能說出來? 能。說出來清不清楚? 表達精準嗎?若是這三個方面都有,有想法,能夠遣辭用句,口語與文字表達技術都夠,這個正能量就會產生。」 「學生越能講出來自己的想法,就越有自信。孩子在上課的時候就會對一個事情產生興趣。所以在教學裡講究互動,老師講課時,有時會讓學生上台講述意見和想法,包括懷疑或舉證 。因為你是對知識的探討、熱愛 ,這就是正能量。所以老師、助教和學生有更多的談話,幫助學生去理解他的想法和行為,去了解為什麼會做這個決定。」 郭培鈞院長注重學生的反應和態度。「一 個有經驗的老師在學生來上課的時候,他會先掃描學生的心理狀態、精神狀態、情緒狀態。古代練功之前都要先蹲馬步,培養練功的心緒。學習也是一樣。如果老師有正能量,他上課之前,會先和學生有一點溝通,開啓話題,幫學生調整情緒。《禮記 ‧ 大學》中講「定、靜、安、慮、得」,先把身體安靜之後,再把心安靜下來;只有心靜之後,人才能開啟智慧。」 「教課的過程中,鼓勵學生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很多學生被壓抑,他沒有正能量,因為他沒有表達的機會、空間和場所。很多東方的孩子不習慣被人拿著麥克風去訪問。而美國社會中,小孩子都會主動發言,表達自己,他認為講話是一個光榮、光彩的事。華裔學生有什麼想法,通常是一講,長輩往往 「不對」,「不可以」,「不行」,這就壓了負能量上去。」 成功的人找方法 失敗的人找藉口 郭培鈞院長認為正面思維包含對事情的看法。「每個事情後面都有一個理由,為什麼我們去做它或不做它,當我們講正能量教育的時候,我們知道事情有理由,可以去講道理,用正面想法解決問題,如果事情做的不好,不要隨便尋找一個敷衍的藉口。相信自己有提升的空間,建立信心的方法和正確行動是正能量,遇事退縮和找藉口是負能量。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藉口。」 學習知識是用於改善自己和回報回饋 ACI學院成功幫助四萬名以上學生進入理想大學,郭培鈞院長指出他們希望讓孩子知道,學習知識是用於改善自己,改善周圍的人。ACI在教學生閱讀時,除了語法、單詞外,還教文章中的價值觀。經典的文學名著、歷史,前人流傳下來的幾千年的文化,這些就是思想的力量。現在的人很難從名著去找到力量了,他寧可花時間去看一個格萊美獎的音樂會,看一個球賽。視覺上滿足了,情緒宣洩了,可是思想和人的素質並沒有往上提升。 「讀什麼書會變成什麼樣的人,這個讀是有互動的閱讀,是與上古人為友,是心靈上和古人震盪、溝通。如果閱讀很多正能量的書,得到正能量的觀念,人就充滿了正能量。ACI也是通過讀書、寫文章、和學生交談,將正能量傳遞出去。將來你在ACI畢業後,會把在ACI學到的為人處世的態度帶到社會上。教育不求回報,是不求回報到自己身上,但是希望回報到他人身上,回饋到社會大眾。 據郭培鈞院長介紹,ACI教育的重要一環是學校的顧問、老師與學生家長有交流,「談話交流的目地是啟動學習的目標感、方向感,讓學生看到未來五年、十年的變化和應因之道。在ACI,儘管很多學生的課程結束了,可是有很多的校友讀完碩士、博士後回來教書,為什麼?正能量留下來了。當人生觀念和態度形成了之後,會跟著你一輩子。這種學習是終身學習,受益終身。」
文章內容摘錄於 1300 升學直通車 節目主講人:ACI南加州學院 郭主任 Temple City Yvette Wu, 吳主任每一家華裔家庭都知道,現在要栽培孩子進入理想的名校,除了激烈競爭的課業壓力之外,孩子所需具備的全方位準備,也帶來很多生活中的壓力。ACI 南加州學院經歷23 年時間的研究,以切身成功帶領上萬名孩子進入名校的經驗發現,現代學子必備有3Q,才能更順利的贏的競爭優勢進入名校就讀。大學看的是哪3Q?3Q之中的前兩Q或許很多家長都知道了,即是IQ與EQ。而第三Q,也是近期許多美國大學與商業界紛紛研究出來的個性特徵指數,AQ。AQ,是一項具評比依據可以看出一個學生是否有受挫忍耐力的指數。AQ (Adversity Quotient) 是人們應付逆境的能力。所謂「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你可有想過我們一天平均遇到的不如意事、大小挫折竟有二十多件!所以我們應付逆境的能力是成功的重要因素。事實上,心理學家從近年進行的研究結果亦已得出智商(IQ)決不是致勝的最重要因素,情緒控制(EQ)和逆境的應付(AQ)才起決定性的作用。此3Q用在許多大企業的徵才項目裡,也是很多高階主觀評分新或是打職員考績的分數依據。當然,在孩子還沒進入大學生活以及社會之前,家長就已經可以依據這三種Q的指數,臆測出自己孩子在升學以及未來工作上的實力了。利用這3Q來重新審視孩子成績單上的訊息,配合著三個ACI南加州學院一再建議的自省問題,我是誰?我將來要的是什麼?以及我現在在做什麼?用這簡單的幾個問題,分析自己的學習態度與方式,配合檢驗成績單上的學業證據,其實,進入大學之前,每個家長與孩子都可以自省的發現,『我是否具有優秀競爭優勢』的另一種詮釋。這些檢驗的方法,糝入在生活裡成為另一種現代生活升學工作都不可或缺的,軟實力。何謂軟實力?是的,軟實力是一項新指標。美國一所很有名,栽培出很多優異總統的高中名校,Phillips Academy (http://www.andover.edu/Pages/default.aspx),透露當他們校方在選擇未來領袖型的學生時,就是依據所謂的軟實力來定奪。軟實力可以由所謂的兩種因素看見,一種是可見因素,另一則是不可見因素。可見因素包括:學校成績,課外活動記錄。不可見因素包括:一個學生的愛心,耐心,對他人的關心,對事物的忍耐力,受挫力等等。而軟實力應用在生活當中,就是一種對生活環境變化的快速應變處力能力。比如說,一旦有緊急事故發生在大學校園中,好比下了大風雪學校必須關掉一些教室,學生必須共擠一棟宿舍,課室變成由小班併班成200多人的大班級,頓時間惡劣的天氣環境影響到每天本來舒適的生活,孩子們怎麼一邊面對遽變的生活模式,卻也一邊磨和與其他人共事的生活?這個時候,對挫折的忍耐力,與他人的人際關係等等,就是所謂的軟實力培養顯得一成重要,這也牽連回我們之前探討的AQ指數能力。高中生怎麼把軟實力,AQ與申請大學做連結呢?其實從GPA以及10、11年級的繁重課業背後,看見的就是對挑戰的能耐,對選課所做的長遠計畫,以及對拿課的執行力。大學看得出來孩子的準備,是否有善用9-12年級的學校資源,透過選課與成績展現,看得出來一個孩子對自己生活以及學業的計畫和期許。進步的空間、速度與能力,更可以由是不是拿有高接班的課,或是AP課程,檢驗出一個孩子是不是具備堅強的軟實力可以不斷的接受嘗試新挑戰。撇開課本成績之外,課外活動的規劃更是評估軟實力的諸多來源。課外活動的軟實力培養,可由兩項特點出手加強。第一,自信心的提昇與培養。第二,培養與人的互動。很多學生對自信心的提昇培養一直無法突破。很多學生怕上台說話,不喜歡主動在班上或是學校帶領一些活動。更多時候,孩子很怕輸,也很怕被同學老師笑。其實,學會運用校方硬體和軟體資源,尋找貴人,利用學校與他人的網絡連結資源,或是尋求專業教育機構的幫助,可以克服上述的問題。第二點,透過培養與人的互動,學會溝通表達,不樹立敵人,面對當下的環境不順,都可以想出辦法一一克服,並有正向的思考影響他人。這些優勢放大在未來的工作環境當中,就成了商業間的互動,與同事的相處,與『異己』的意見的融合等等能力調適。換句話說,受挫力不佳,總是先檢討他人,不檢討自己等等的狀況,久而久之都會被傳遞出來,變成負面的人格特質。你是哪一類別的學生?您的孩子是哪一類別的孩子?在ACI南加州學院25年的教育經驗裡發現,有三種簡單分類的孩子,可以呼應上述的3Q能力和軟實力。第一種是胸無大志型的學生,比如說在面對SAT升學考試準備時,就是一副我做不到我也不想好好做到的樣貌。第二種是半途而廢型,這樣的學生往往就是在看見自己成績沒有起色後,就變得意興闌珊,覺得反正我再怎樣努力都部會進步了啦,因此而漸漸放棄。第三種是最積極也是最正向的類別,登峰造極者。這就是各大名校搶著要的具備未來領袖潛力,適合長期馬拉松耐力跑的學生。經過挫折的洗煉,可以不畏困難,一一找出解決的方法度過瓶頸,發光發熱。同時這樣的學生,往往都具有不鑽牛角尖的正面思考力量,有幽默感,能化解很多紛爭,把時間的規劃放在最事半功倍的位置。坦白說,教育制度沒辦法一口氣教會學生這樣多的歷練和力量。很多成功的孩子具有成熟的人際關係和競爭力是來自於家庭的輔助和家庭觀念的培育。這也就是大學要的多元化入學的,樂於走入人群服務他人,擁有高EQ與高AQ的情緒商數和挫折忍耐力等等特質的優秀黑駒。請每一位家長一齊幫助您的孩子在逆境中成長,學會不要抱怨,並且學會釐清責任歸屬。在念書的背後,學會突破困難,破繭而出的真智慧。因為每一間優秀大學要的都不是只會讀書的孩子,而是要能發展的好個性。相信,別人做的到,你也做的到。ACI南加州學院秉持正向力量,幫助您的孩子,展翅飛翔。    
蔣勳先生是台灣知名畫家、詩人與作家。他說自己的藝術的熏陶從小來自母親。 “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遇見比我母親更會講故事的人。小時候我們家孩子最高興的事,就是母親能講個故事來聽。”這些故事在母親刻意渲染之下,都成了一篇篇神奇有趣的中國古老傳說,也是蔣勳記憶中最早的文學感動。家庭,要教給孩子的,不僅僅是乾巴巴的知識,要培養孩子的,更不僅僅是考試的能力。人格、智慧和靈魂的熏陶才能帶給孩子麵對自己、感受生活、創造自己人生的能力。 蔣勳:為什麼要給孩子最好的美育 為什麼優秀生會做出罪惡的事?經常在新聞中看到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做出很傻的事情,或者因為在感情上找不到出口,傷害自己或傷害別人,甚至是自己的親生父母。這些現象會使人懷疑,現代年輕人的價值觀是不是出現了問題?我個人覺得,年輕人本身是無辜的。 價值觀的形成是一個過程,我們看到那些令人錯愕的行為,是一個“果”,而真正需要探究,則是形成這個“果”的“因”。在長期唯考試​​導向的教育體制中,我們是允許學生升學科目得滿分,在道德、人格、感情培養的部分,根本可以是零分。因此產生這些現象,錯愕嗎?我一點也不覺得。這個問題不是現在才有,在我那一個年代就開始發生。我們很少思考為什麼要孩子上好的高中、好的大學?譬如我從事藝術工作,關心的是創作力,關心人性的美,我在不同的學校教過,從聯考分數最低的學校到聯考分數最高的學校。以我所教授的科係而言,我不覺得這些學校之間有太大的差別。   如果你實際接觸到學科分數低的學生,就會知道,他們沒有花很多時間準備考試,相反的,他可能花很多時間在了解人。譬如說看電影或​​者讀小說,從中就有很多機會碰觸到人性的問題。可是專門會考試的學生呢?往往才是真正的問題所在。一九九八年發生震驚台灣社會的“王水事件”,一個女孩子因為和另一個女孩子與同一個男友交往,在慌張之際,就把化學方面的專長用出來,她調出了“王水”,犯下謀殺案。我們可以說,她的專業知識分數非常高,但她在道德跟情感處理上是零分。 這些個案是我們說的“好學生”所為,他們要進的科系和研究所,都是最難考的,他們從小就埋頭在升學、考試裡,忽略了其它。從很多年前我就很怕這樣的人,我覺得這樣的人一旦犯罪,對於“罪”的本質,完全不了解。所以我一直覺得,如果要指責這樣的事情,矛頭應該是指向一個教育的架構,這個架構教育出一批批像這樣非常奇怪的人。   分數和人格、智慧完全是兩回事 我自己在十三四歲的時候,我很苦悶。我相信凡人處在一個生理髮育、轉變的時期,就是他最敏感的時候。不只是身體開始變化,聲音變粗,性徵出現,等等,更重要的是他開始意識到自己身體的存在性。我想,中外古今所有的重要時刻,就在此時,也就是啟蒙時刻。在那個時候,我感覺到身體的苦悶,卻無法解答。因為生理的苦悶引發我開始去思考人到底是什麼,我到底是動物還是人?我的精神在哪裡?我的精神嚮往和肉體的慾望衝突得很嚴重。我不知道女孩子會不會這麼嚴重,以男孩子來說,包括我和我的同伴,都是非常嚴重的,那是一種來自生理上奇怪的壓力。   於是我很自然地就找上了文學。我在書店讀文學,在文學裡削減了許多慾望上的苦悶,並嘗試去解答自己從何而來,要到哪裡去,我是什麼,這些難以解答的課題。因為這樣,有一段時間,我原來很好的功課就耽誤了,幾次考試都非常糟。我因此被學校、被家裡指責成一個壞孩子。我想,在那一剎那之間,我是非常容易變壞的。幸好文學救了我,讓我有足夠的自信,不但沒有變壞,並且在文學中得到很多關於人生課題的解答。同一個時間,我的同伴一頭鑽進考試裡。這些同學,今天我回頭去看的時候,發現他們都過得不快樂。他們考上了最好的高中、最好的大學,有些也出國留學回來了,但對於感情或是婚姻各方面發生的問題,他們都沒有辦法面對。對於人性和真正的自我,他們始終沒有機會去碰觸,因為考試不會考。   我們評判一個學生是壞學生,因為他的分數不夠,可是他對人性可能已經有很豐富的理解;我們評判一個好學生,也是用分數,卻不代表他有能力面對情感和倫理的種種課題。分數和人格的發展絕對是兩回事,知識完全不等於智慧,也完全沒有辦法轉換成智慧。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些好學生、好孩子即使犯案,手法都是最笨的。他跑到PUB去,在電梯內搶劫,當場就被PUB裡的人抓到。是悲劇吧!卻令人難以同情。這個社會一直在製造這樣的一批“好學生”,他們本身也洋洋得意,因為一路走來是被捧得高高的“資優生”,他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有問題。我要呼籲的是,所謂的“明星學校”從來沒有給你任何保障,知識分數越高的人,自己越要特別小心,因為你將來要面對的生活難題,都不在這些分數里面。   學校豢養“考試機器”是最大的悲劇這幾年發生的資優生犯罪事件,正好說明了教育應該拿出來做最好的檢查。為什麼在這個教育系統中,連知識分子的自負都消失了?以前作為一個知識分子是“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有些事是知識分子不屑做的,為什麼這種"士"的自負在校園中式微了?我覺得,這是教育本質上的最大問題。當然,這幾年來,有很多人在做亡羊補牢的工作,開始注意到社區活動,開始注意到人文教育、藝術教育,但是我覺得還做得不夠。我想強調的是,學校絕對不是訓練一批考試機器的場域,這些孩子不能夠這樣被犧牲。有時,我真的覺得這些豢養考試機器的學校,就像養雞場、養豬場,讓人覺得是一個巨大的悲劇。我們應該給孩子最好的音樂、最好的文學、最好的電影,讓他在裡面自然地熏陶。而這些,是不能考試的。 你在鏡子前好好凝視過自己嗎? 我曾幫朋友代課,帶大學舞蹈系先修班的大一孩子。因為要代三個星期的課,我很想認識他們,所以請他們畫自畫像,然後準備兩分鐘的自我介紹。他們不是美術專業學生,當然自畫像畫得不是很好,我只是希望他們可以在鏡子裡看看自己。課後,好多學生告訴我,這是他第一次透過鏡子好好看自己。如果一個人從來沒有好好地在鏡子裡看過自己,他對自己是非常陌生的,而這是多麼危險的一件事。一九九八年的林口弒親案,一個十九歲的孩子和同伴聯手殺害熟睡中的雙親,後來母親醒來,向他們求饒,他的同伴不敢下手,因為同伴常常去他家,媽媽對他們很好,最後居然還是這個孩子親自動的手。我想,他從來沒有在鏡子裡面對自己吧!他自己的美或醜、他自己的殘酷或溫柔,他都不了解。所以當他做出這樣的事時,可以無動於衷。人真的應該常常在鏡子中面對自己,思考自己的可能性。   當我在課堂上,請學生做這個作業的時候,幾乎有一半的學生最後都哭了。我才發現他們內在有一個這麼寂寞的自己,是他們不敢面對的。原本限定兩分鐘的自我介紹,最後我們都停不下來。還有一些學生完全不肯講,上台以後,只看到淚水在眼眶裡打轉,一句話也不說。我當時也沒有強迫他們講。到了第三個禮拜,我私下和這一批學生吃飯,最後他們說了,我才知道這些不說話的孩子有這麼多的問題。他們的父母、老師聽過這些話嗎?沒有。在升學體制中,沒有人給他們這樣的管道。學校的輔導室是空設的。要真正去發現他們,用藝術的方法引導他們,把他們內心的東西引出來才有意義。因為這些說不出口的話,積壓到一定的程度,會出事情的,這令我非常擔憂。   學校無能為力,要依靠家庭、紮根生活 整個社會物化的速度越來越快,教育也越來越無能為力。很少人會有勇氣去對抗這個制度,你怎麼敢對一個高中生說:你不要考試,不要升學,你現在正是最敏感的年紀,應該去畫畫,去讀小說。我也不會鼓​​勵學生去對抗制度。雖然我自己是這麼做的。只是我也要誠實地說,這麼做很危險,真的要非常小心。老師一定要是人師,教育本身就是對人的關心。當然,在體制內做最大的爭取與改革,不能只靠老師,而是更多依靠家庭。台灣戲劇教育家俞大綱先生對我說,他爸爸媽媽喜歡看戲,經常帶他一起看戲、講戲,他就變成戲劇專家了。他的教育是在日常生活中耳濡目染的,從來不是拿著書本上課,所以你聽他講李商隱,一首一首講,不需要看書,因為從小爸爸就是跟他一面吟詩,一面唱戲,把李商隱講完了。我想,一個好的人文教育,還是要紮根在生活的土壤裡吧。   如果你的心被物質塞滿了,最後對物質也不會有感覺。就好像一個吃得很飽的人,對食物不會感興趣。當一個孩子要什麼就有什麼的時候,最後他會非常不快樂,這種痛苦是他的父母無法了解的。西方的工業革命比我們早,他們已經過了那個比較、欲求的階段,反而回來很安分地做自己。我覺得每一次重回巴黎最大的快樂,就是可以找回這麼多作為“人”的自信。譬如冰淇淋店的老闆,賣沒有牛奶的冰淇淋,幾十年來店門前總是大排長龍。但他永遠不會想多開幾家分店。他好像有一種“夠了”的感覺,那個“夠了”是一個很難的哲學:我就是做這件事情,很開心,每一個吃到我冰淇淋的人也都很快樂,所以,夠了。這種“夠了”的快樂,是我一直希望學到的,也希望給身為父母者一點思考。   文章圖片來源於網絡
791FansLike
248FollowersFollow
80SubscribersSubscribe

Recent Posts